一代人逝去的青春年华

作者:港台明星

最近最火的一部电影莫过于《芳华》了。大家见面或微信上聊天,都少不了问一句,“看《芳华》了吗?”

你倾我一世温柔 我许你一世芳华 。一个没有情书的年代,“喜欢你”这几个字从未说出口,但却在心里埋藏了很久……

闺蜜看了《芳华》回来,也在微信上对我大发感叹,“太好看了!”催促着我去看。

原本定档国庆的电影芳华终于上映了,讲述的是在充满理想和激情的军队文工团里一群正值芳华的少男少女的故事。他们活力,热情,青春洋溢,但最后不得不被现实打败。

我看了回来,心情却有点沉重,高兴不起来。

来看电影的大多数是中年或者老年人,因为那是曾经属于他们的年代,在那个年代里,他们挥洒了青春和汗水。都是想寻找那个时代的记忆。虽然我不生在那个年代,但却仿佛曾经到过那里一样,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影片的男主人公名叫刘峰,是部队文工团里人人心中的活雷锋。做事从不拈轻怕重,凡事都替别人着想。

女主何小萍通过刘峰的介绍来到军队文工团,以为就此可以摆脱家里的束缚重新做自己。没想到来的第一天就因为偷了林丁丁的衣服去拍军照受到了所有人的歧视和侮辱。但她没有因此放弃,而是一直坚持做好自己,即使有一个跳主角的机会,她依然不屑与这群人为伍,毅然决然的去了战地救助伤员。

可就是这样一个做了无数好事、年年被评为模范标兵的男人,却毁在了他追求的“爱情”上。他含蓄而又深情地爱着林丁丁,甚至为了能天天见到林丁丁,放弃了去进修提干的机会。直到有一天,林丁丁问他为什么不去进修时,他才鼓起勇气向林丁丁表白。

男主刘峰一直就被称作活雷锋,文工团里的大事小事都会找刘峰帮忙,其他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但就在刘峰像一直喜欢的女孩林丁丁表白的时候,只是因为喜欢而拥抱了她,就让他万劫不复,被陷害离开了文工团,从此到边疆去打仗。

于是那积累了许久的激情,在那一刻大爆发,他冲动地抱住了林丁丁,不肯放手。这一幕恰巧被两个男战友撞见。从此,他的命运开始逆转。他从一个人人口中的活雷锋瞬间变成了林丁丁嘴里的流氓。

是因为善良把这两个人紧紧连在了起,“一个从来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这是我在电影中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林丁丁为什么要夸大地污陷刘峰?其中的复杂心理只有林丁丁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她从来都没有看上过这个活雷锋,更谈不上爱,所以她不仅把责任都推给了刘峰,还踏上了狠狠的一脚。我只能感叹,这个有着天使面孔和天籁之音的女人,心肠为什么会这么狠毒!我也很奇怪,那么多的战友,曾经都受过刘峰的无私帮助,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为他求情说好话?连刘峰离开时,都不愿前来送别!看来,趋利避祸和人心冷漠在哪个年代都有,真心和温情在哪个年代都很缺乏。

在那个思想逐渐变革的时代,人们的三观也在发生着改变,当刘峰要离开文工团的最后一天,小萍去了刘峰的宿舍向他道别,离开宿舍的时候,在楼下面对很多人喊着:明天早上我来送你!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都听见。没人来送你,我来送!

什么是爱情?找一个什么样的爱人才会幸福?一百个人也许会给出一百种答案。在剧中,林丁丁的爱情是墙上的年历,常换常新,得陇望蜀;何小萍的爱情是一朝倾心,忠贞不变;郝淑雯的爱情是功利权衡,门当户对;萧穗子的爱情是不挣不抢,一切随缘。

其实大家都知道何小萍喜欢刘峰,但刘峰是一个专一的人,一直以来喜欢的却是林丁丁,在刘峰的观念里,可能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吧。

人人都渴望爱情。可爱情却总是以戏谑的面孔出现。何小萍爱着刘峰,刘峰不知道;刘峰爱着林丁丁,林丁丁不领情,反而把他推向了命运的低谷。爱错人,真的是件很悲催的事。爱而不得,也是件很无奈的事。

除了何小萍的爱情无疾而终以外,文工团还有一位女生的爱情也是很悲惨的,实际上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的单相思而已。她就是萧穗子,也就数萧穗子与何小萍的关系最好了,一直默默地支持何小萍。

闺蜜问我,喜欢影片中哪个人物的爱情观?我不假思索就道,“萧穗子。”萧穗子不声不响地喜欢着陈灿,她的爱表达得很含蓄,但我们可以从她望向陈灿的眼神中看到猫腻;她默默地关心着陈灿,怕陈灿吃不饱,就把林丁丁不吃的饺子拿给陈灿吃;陈灿走到哪,她喜欢跟到哪,默默地享受着在一起的时光;当她听说陈灿出了车祸,她不管不顾地冲出排练室,跑去看望陈灿;当她知道陈灿需要一些黄金来稳固脱落的牙齿时,她急匆匆地跑回宿舍,把自己心爱的金链子送给了他。可是,没心没肺的陈灿却和郝淑雯好上了。当她得知了这一切时,神情落寞黯然,但她还是把所有的欢喜都埋在了心底,把自己写的第一封情书撕碎、抛向了风中。我想,在萧穗子的内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真正的爱情,是互相欣赏,是两情相悦,是心有灵犀,不用挣也不用抢,无论世事如何变换,他都在那里等你。

刚开始表面上看起来陈灿应该会和萧穗子在一起,但是从细节上看,陈灿并不喜欢萧穗子。比如,萧穗子和郝淑雯一同伸手准备下车时,陈灿牵的是萧穗子的手,但之前是有犹豫的;陈灿从伙房里拿来的两个西红柿,难道真的是准备给萧穗子的?其实是郝淑雯在一旁嫌弃才给萧穗子的;在靶场比赛时,陈灿主动挑衅与郝淑雯比赛,在提出不平等条约时,欣然接受比赛,即使郝淑雯犯规赢了,陈灿还是很开心的在旁边笑,并没有不满的情绪。而萧穗子为了能够和陈灿单独相处,每天起早去听陈灿吹号角,但陈灿却以要野地方便来推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羊羊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些足以表明陈灿并不喜欢萧穗子。而且,当萧穗子听说陈灿出车祸时,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到医院,在门口听说陈灿的牙最好要用金子镶嵌时,毫不犹豫的拿出妈妈给她的金链子来给陈灿镶牙,可陈灿并不领情,一开始的推辞,到不得已才接受项链。

最后,文工团散伙饭结束后,萧穗子把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塞到陈灿包里时,郝淑雯刚好过来说她跟陈灿在一起了,郝淑雯本来就是喜欢陈灿的,但又嫌弃陈灿的出生,当后来听说陈灿是高干子女时,两人就火速在一起了。萧穗子在车上又偷偷的把情书拿出来,撕碎了抛在空中,她的心也跟着碎了,从此这段暗恋也画上了句点。

结局的时候,大家都已人到中年,曾经脸上洋溢的青春笑容,早已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历经生活的沧桑。芳华已逝,大家都在为生计而奔波着。萧穗子成为了娱乐记者,郝淑雯和陈灿一起做着生意,林丁丁嫁给了华侨,刘峰因为战争中失去了右臂,变成了残疾人,只能在书店卖盗版书,跟一个不爱的人结了婚,妻子又跟一个货车司机跑了,生活困苦不堪。他没有因为他的善良得到一个好的结局。

最后,何小萍和刘峰再次相遇了,去墓地看了战友,他们坐在长椅上,何小萍问刘峰:“你过得好吗?”

刘峰苦笑着回答:“比起这些躺着的战友,我敢说不好吗?”

何小萍认真的说:“有一句话藏在我心里十几年了,你知道是什么吗?”

刘峰并没有说话,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何小萍要说的是“我喜欢你”,结果说的却是“能抱抱我吗?”

那时候,何小萍应该是想说:你抱林丁丁是耍流氓,那能抱抱我吗?我不嫌弃你。刘峰默默地用左手把何小萍搂在了怀里。

听来感觉好讽刺,某个干部喂林丁丁吃东西,亲了她都不算耍流氓,刘峰只是因为喜欢而抱了她一下,却变成了耍流氓?

后来的日子,刘峰和何小萍虽然没结婚,但是他们两个一直在一起,互相依靠着走完了后半生。

除了电影中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以外,还有很多值得欣赏的地方。比如开场文工团女兵的舞蹈就惊艳了全场,曼妙的身姿,轻盈的完成了每一个动作,旋转,跳跃,整齐的步伐,堪称完美!现在很少能看到这么专业的表演了,每一个人的舞蹈基本功都很扎实,也看到了那个年代的人的激情澎湃。确实值得我们现在每一个人去学习。

还有何小萍穿着病号服,独自跳舞的那段,月下的独舞是小萍受到精神创伤后对军旅最深刻的灵魂之舞,把舞蹈的美展现的淋漓尽致,同时也打开了观众的泪腺。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何小萍因为知道刘峰是很善良的人,而自己也是那样的人,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这种纯美的暗恋打动人心。

愿所有的善良都被温柔以待。

本文由老奇人高手论坛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