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的战火,女生真麻烦

作者:港台明星

虽然我也是女人,不过看《墨攻》的时候,脑子里总是绕着“女人真麻烦”这句话。觉得那个逸悦好麻烦。在那种战争局势极其紧张的情况下,她满脑子想的都她的爱情,整天去烦革离。最过份的是居然跟踪革离去探赵国军营,结果差点害得两个人没命。既然没有帮助革离的能力,干嘛还要没事给他找麻烦,尤其是人家在办正事的时候。
        其实也不只是女人。人啊,还是要有点眼力劲,什么时候办什么事!像逸悦这样的女人真的觉得好麻烦。
        觉得那个所谓墨家思想也很搞笑。说得那么伟大,其实根本不通人性,与社会本身的发展根本不相符。怎么可能没有战争,我们只可能有美好的愿望而已。人是社会的基本元素,即使是动物也有自私性,人怎么可能不自私,有物质就会有欲望,有欲望就会自私。

     墨攻,一个人的战争,两个人的爱情。
     一个人,是因为这场梁赵战争,完全因主张“兼爱非攻”的墨者革离而起,没有他,梁不战而降,赵不战而胜,但六合战争不会停,在动乱年代,大多数人都是一颗棋子。
     两个人,是因为兼爱的墨者终于在最后时刻读懂了逸悦的爱,兼相爱,交相利,墨者终于知道要选择自己爱的人。只是,人很难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墨攻的名字,来源于原作日本漫画《墨子攻略》,但我认为,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它要打破墨守成规的旧式,墨家是擅长防守的,但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像片中革离所言:“以亟伤敌为要”。其中蕴含的就是这样的道理,战争不可能没有鲜血,同样,正义也不可能没有牺牲。墨攻二字,恰如其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凭栏意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先说《墨攻》的爱情。
     墨攻里的爱情真实、温存、凄美。从剧情上看逸悦似乎没有爱上革离的必然理由的,更没有理由在他的面前宽衣解带、含情脉脉。一个在兵临城下之际独闯孤城的男人本身就很有力量,更不说他博爱的思想和精深的学识,如果把刘德华的沧桑之美算上,那倒是无可抗拒的了。《大话西游》里说,爱一人,需要理由么?问题却在于革离兼爱天下苍生,博爱劳苦百姓,他的爱是爱土地的那种深沉,爱事业的那份执着。两人的爱是各不相同的两条平行线,需要火花才可以相遇。
     当赵兵把他们逼上悬崖的时候,不会水的逸悦面对决不放弃他的革离,说了一声“你要救我”就勇毅地纵身跃下,她信任这个男人,爱这个男人,她救他的方式就是让他毫无挂念,这是份大爱,它不等同于《泰坦尼克号》里简单说教的舍生救爱,但在现世中却不容易做到。这是第一次心动。

    当革离背着好不容易转危为安的逸悦,出现了一幕很令人玩味的镜头:
    “你好点了么?”
    “好点了”
    “那能下来走一会儿么?”
    “嗯嗯~”
     很单纯的爱不是?兼爱,在这里是一份简爱,简单的爱。谁没有过青涩的爱情,谁没有懵懂的幻想。在这里,落水的孤男寡女没有玩偎身取暖的噱头,把一份纯粹的、明确的爱准确的说是女人的爱演绎得很微妙、很完美。

     当革离终于穿起范冰冰送她的靴子时,逸悦叫住他冲他嫣然一笑,很美。范冰冰演绎出了她在很多影片中无法诠释的女人的美,因为这种关切的爱无关欲望,远离物质,这样的爱不知所起,不问所终。第二次心动。
     当革离守城成功即将离开的时候,逸悦问了他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到底什么才能把你留下来?”是的,除了战争,除了以兼爱的力量去赢得每一场战争。那还有什么才能留下一个男人的心呢?
     爱。
     不再是兼而有之的爱。
     而是一份彻彻底底的心底的爱。
     那一份爱,可以有最冗长的回声,最曼妙的幻想,最璀璨的闪烁,最紧密的相偎。
     革离说,对不起。
     这是一句男人经常说的话。
     这是一个男人在无助、无力、无奈时才会说的话,但只有真正的男人才能让它力运千钧。
     于是逸悦的动作在只露了一个白色的衣角时便戛然而止了,让所有期待继续的男人跌碎了眼镜。我倒更认为这是逸悦作为女人的一种小心思。她在蛊惑着别人,也在蛊惑着自己,玩转一个千秋不灭的论题:怎样才可以留住一个男人。留住一个男人的心,是开始还是终点?
     逸悦最令我过耳不忘的一句话就是:
    “兼爱、兼爱、你应当懂爱。你懂。”

     墨者终于懂了,幡然醒悟。墨家的“兼相爱”的确就是要爱所有的人,无怨无悔地、不怕伤害、不计回报地去爱。但作为一个人,首要做的确实选择值得你爱的人,这句话的确精彩。当革离疯狂地一间一间牢房去寻找自己的爱,声嘶力竭地呼喊自己爱的人的姓名时,我不可能不动容,回头寻觅是最难的事情,何况,是找寻不曾关注、逝去的爱,而这时已被割喉噤声的逸悦,听到自己爱人撕心裂肺地呼喊,所做的只能是无助的嘶哑。
     这就是爱的残酷。
     感性的人一定认为爱是浪漫满屋,鲜花铺就的,理性的人会知道爱从来就不是一面的。有可爱而未爱的,有可爱而不能爱的,有可爱而忘却爱的,爱不是恒久不变的东西,爱需要反思,爱需要体悟、爱也需要呵护。当革离抱着逸悦的遗体时,他一定是痛苦的,也一定是明白的,这是他必然的结局,因为爱必须把握,不能“兼”而有之。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事多烦忧,逝去的爱是覆水难收的,革离的爱情是得与失的命,冰与火的痛。

     再说《墨攻》的战争。
     墨攻是一部很男人的电影。从这一点来说,《夜宴》是女性化的,《英雄》是中性化的,《无极》是变态化的。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战争史诗般赵军布阵攻城的壮阔,受难式的赵军死于箭雨的惨烈,救赎式的两军交战的油画定格。最大的亮点是两军主帅的表现,韩国影坛翘首安圣基扮演的赵军主帅巷淹中和德华扮演的革离一开始便在城头上棋逢对手,两侧是剑拔弩张的各方军士,两人在低矮的土坯上的尔攻我守,确实有一番“煮酒论英雄”的味道。而当巷淹中终于攻破梁城后,他最大的心愿依旧是打败革离,完成一名军人对荣誉的追求。革离为人民也为自己的爱催马赶来,可谓潇洒、感人。他向巷将军提出两个人决战于城楼,无论生死,都与棋子无关,可以说一种浪漫的革命英雄主义,“一将功成万骨枯”,只有梁王那样城府极深、阴险龌龊的小人在权利斗争中才可能成为胜利者,就像楚汉对峙之时项羽曾放出豪言,和刘邦一比高下,胜者得天下以解除人民的苦难,而刘邦根本就嗤之以鼻,最后浪漫英雄项羽自刎乌江。
    “那个城楼是我跟墨者的,无论如何,只会有一个人活着!”,巷淹中如是说。
     很男人,相当男人。
     像《三岔口》里说的,生命中,总有惺惺相惜的敌人。
     最终革离选择留下,因为无论谁胜谁败,“这一切都会结束”。但巷淹中一定要分出高下,他要高傲地胜利,却只能看着自己的部下被水淹七军,火烧连营,自己一败涂地,重新一无所有。“活着就是胜利么!难道生命不比胜利更重要么!”,革离咄咄逼人,掷地有声。

    “活得有意义才是我的生命。”
     无语了,在两千年的燕赵之地我看到了久违的骑士精神。
     ——对荣誉渴望,对弱者怜悯,对女性尊重。
     所以说最后重掌大权的梁王的笑是小人得志的诡异,而巷淹中面对飞来的火箭,嘴角那丝不动声色地微笑实在从容淡定,是一位将军的气质,也是一个男人的风度。当时觉得这位演员实在是演绝了,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中国有这样的演员呢!后来才知道是安圣基先生这位韩国演员中的泰山北斗。看来气质确是不可以模仿和抄袭的。

     简单说说革离。
     从外表来看,革离很时尚,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他留着寸头,穿着类似近年流行的爱斯基摩靴,围着大围巾,裹着长头巾,还留起了好看的小胡子,沧桑而古典。当他被逸悦发现穿着人家的靴子时,微微地羞涩像个懵懂在爱里的男生。

     革离是一个完美的人物,但在剧中他的爱情是残缺的。
     他完美得似乎有些过于理想主义,他是一个孤独的智者,行走的诗人,智勇双全,洁身自好,十万强敌也无法摧毁他“兼爱非攻”的主张,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是他的信念。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是一个英雄,英雄不怕完美,但英雄的弱点在于曲高和寡,高处不胜寒,他可以得到敌军的欣赏,却得不到他救助的人的信任,他甚至单纯地“兼爱”到可以转过头再去帮助赵军摆脱战争。当他的肩头被自己设计的箭射中时,终于完成了自己对“爱”的终极理解。革离这个角色由刘德华这样一个偶像来扮演,观者只能说,太完美了。

     总之,墨攻里的战争是一场男人的战争,一场欲望的争夺。放在剧情里它是革离实践真知、顿悟爱情、自我涅磐的过程,放到现实中它是一个人、男人或女人懂爱、懂生命的历程。

     应该说《墨攻》是一部难得一见的好片,虽然有“特洛伊”式的战争图谱,“勇敢的心”式的平民群落,“美丽人生”中的亲情震撼,但在中国大片蘸血的馒头和虚化的黄金的不断毁誉中,一个生于英国长于英国的华人导演让我们体会到了民族灵魂的力量。我看到了真实的战争、阵痛的爱情和一个男人的内心世界。范冰冰说,墨攻爱情是冰与火的痛。刘德华说,墨攻是一部很有诚意的电影,只是生不逢时。新浪博客写手莫一一说,墨攻中人性是一项残酷的较量。无论怎样,我不会在给学生讲《公输》时只是强调墨家“吾知所以距子矣”的睿智,不会只相信老庄才有“大道如青天”的洒脱,孔孟才有内心的仁爱,法家才有内心的坚守。因为,在强权的背后有无可言说的痛——
     也有不曾失落的爱。

本文由老奇人高手论坛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