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第三季回归了

作者:关于娱乐

《黑镜》第三季开播了,Netflix一次性放出了前6集的资源,足够把我们这群黑镜粉喂饱了。

第一集《Nosedive急转直下》

其中,第一集《急转直下》、第五集《战火英雄》和第六集《全网公敌》是令我印象最深的三集。

       莱西生活在大评分系统的制度当中,每天发图发视频发各种状态,大家互相评分。根据每个人的评分来判定是否能够入住高级小区,能否搭上一班航班,能租什么样的车子。
       为了讨好他人获得五分好评,所以要在镜子面前努力练习微笑,甚至模仿笑声。然而发圈配的也不是内心真实的感受,莱西喝了一口咖啡,觉得难喝,但是她马上拍了一张咖啡的照片,配上“刷绒咖啡配饼干,味美如天堂”的文字发送出去。必要的时候,模仿高分人群自制橄榄酱。
       时刻担心别人给自己差评。莱西赶去参加4.8分曾经的“闺蜜”婚礼,在机场不小心没有控制好情绪,大声说了脏话,被扣了一分,并且得到差评双倍的惩罚。路上接连又得到几个差评,她由曾经的4.2分跌落到2分。
        她努力遵守这个评分制度的游戏规则,努力微笑,努力礼貌,努力克制情绪,努力写一篇感动得要死要死的演讲稿,所有的努力最后由于在婚礼上“不得体”的表现被送进了监狱。监狱里她脱下穿得难受的伴娘裙,和监狱对面的小伙子互相大骂起来。
       未来我们为了他人的评价,可以活得这么束缚,活得那么不自己。以前经常会低头发圈,经常查看有多少赞,经常琢磨发哪张图配什么文字,可能有一段时间也是刷屏狂。试问我们能否控制自己,还是赞和评论控制了你?

简要说说这三集吧。

第二集《Playtest 终极玩家》

《全网公敌》

        库珀离开家,开启了游历世界的旅行。他的最后一站,英国。由于自己的信用卡被盗了,急需用钱买机票回家。于是他去参加一个游戏测试。这个虚拟游戏提取了他潜意识里最恐惧的事物,层层递进,小蜘蛛,高中恶棍,人蛛……不断地挑战他的极限……
       他坐飞机回到家,见到自己的母亲,然而母亲已经不认识他了……
       母亲给他的来电干扰了游戏,他死了。
       游戏开发的工作人员记录到:库珀,死前大声呼喊妈妈,母亲来电后死亡。他的尸体被抬了出去。
       一层套一层,我已经分不清楚哪个是现实,哪个是虚拟。人以为自己可以控制程序,最后程序摆脱了人类的控制,不断地挖掘潜意识里的一切。而库珀的死亡并没有唤醒游戏开发者是否该适可而止,反而是继续测试,库珀只是测试库里一条死亡的数据。

从网上评论看,第6集《全网公敌》无疑获得了最高的评价。

第三集《Shut Up and Dance 黑函之舞》

在这个每天都充满了网络暴力的互联网时代,也许你我也曾经遭到那些寄生于互联网的匿名者的攻击。政府监视和键盘侠的主题全然戳中了观众的痛点:是的,我们都存在互联网时代下衍生的焦虑症。

       肯尼是一名快餐店的服务员。一天下班回到家,他打开电脑浏览了一些网站,随后收到一封邮件,威胁着要把他的“秘密”泄露出去。肯尼很害怕,为了保住“秘密”,他服从“指令”。抢银行,甚至和另一个有“秘密”的人决斗。最后,警察逮捕了他,而他的“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了,所有人都知道了……不仅仅是他,所有和他一样收到威胁邮件的人,秘密已不再是秘密了。
        为了守住不能见人的“秘密”,他服从指令做了很多不是他会去做的事情。抢银行的时候他拿着枪发抖,甚至吓得尿裤子。要求和另一个人决斗的时候,他拿着枪想自尽,却没有子弹。他的确犯了错误,但是指令他去犯更大错误的人难道不是更可恶吗?这些指令让他从善还是从恶了呢?什么样的惩罚才能和这个错误对等呢?以暴制暴是救赎还是毁灭?

话语自由权与语言攻击的界限是什么?一个被互联网覆盖住真实面貌的键盘侠,需不需要为他的言行(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负责?

第四集《San Junipero 圣朱尼佩洛》

《急转直下》

       圣朱尼佩罗是一座享乐之城。在未来,将死之人可以选择来到这座城永生。约克夏爱上这座城市,她选择安乐死达到永生。而凯丽,她的女儿去世的时候还没有这座城市,她的丈夫去世的时候选择不来这座城市,他觉得女儿没有机会来这里,他也不应该来,因此凯丽本不计划永生。但最后,她将肉体与丈夫女儿安葬,灵魂和约克夏一起永生。
       这座城市里没有痛苦,只有享乐。可当你达到永生之后,精神上没有目标,肉体上没有痛苦。沼泽地里有那么多永生的“人”在寻求刺激,寻求感受。生命的美好或许是因为有限,因为有截止日期,有珍惜,有不可复制的回忆和感受。永生把生命变成正无穷,不用害怕失去,不需要懂得珍惜,因为你有无穷多的明天。
       你想要在圣朱尼佩罗永生吗?我想要。

第一集则是褒贬不一。

第五集《Men Against Fire 战火英雄》

女主角蕾茜由一名在未来世界寻常可见的社交网络依赖狂,逐渐成为社交冷暴力下的牺牲者。她一系列的经历直接影射了当代社会的“低头一族”。

        “Mass”科技让士兵封闭了所有的感知系统,并且他们眼里看到的“敌人”异于常人,这样士兵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认为自己杀死了一个怪物,而不是一个人,心理感受会好很多,并且很高效。
       男主是刚加入的新士兵,在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看到了所谓的敌人怪物“蟑螂”,并成功杀死了两只“蟑螂”。但是被“蟑螂”手中的绿色荧光棒射到眼睛,影响了植入他眼睛里的“Mass”系统。当下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他的“Mass”系统失效了,他看见同伴在疯狂射杀人类,不是他曾经看到的“蟑螂”。原来他曾经杀的那两只“蟑螂”并不是怪物,他们和他一样是人,只是被冠以“DNA里有不健康的基因”,因此被政府赶尽杀绝。
        知道真相的他,脑海里不断被播放他是如何残杀同类的,难以承受煎熬的他,最后选择恢复“Mass”系统,继续生活在谎言当中,生活在虚无缥缈的假象里……
        政府所谓的敌人,真的是敌人吗?“蟑螂”真的不健康吗?犹太人就应该被屠杀吗?

全片(除却结尾)的色调明亮且温柔,像是名家笔下的田园风景画。这样一个美丽的世界,却让你觉得诡异。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完美无缺的笑容,每个人都生活得积极向上。他们不会愤怒、不说脏话,他们有着最幸福的家庭和最快乐的人生。

第六集《Hated in the Nation 全网公敌》

你只能想到两个字,面具。

       备受舆论的女记者意外死亡,在网上言论有出入的男歌星也意外死亡。实习女警发现这些死亡的人都是在网络上被贴了“Death to”的标签,并且都是排名第一的人,这些人在当天下午五点之后会被人造蜜蜂攻击致死。当他们找到制止这件事情继续发生的硬盘,硬盘里有一份38万人的名单。本以为可以通过硬盘阻止死亡,没想到名单上的人全被蜜蜂攻击死亡。这些人,是参与“Death to”标签评论的人,是他们给别人贴标签,导致别人的死亡。他们要为自己的行为受到惩罚。
       网络上的确有很多恶言评论他人的人,对不了解的事件,不了解的人,进行评论。片中有一个女孩子受到了性骚扰,于是她发到网络上,结果骚扰她的男性是患有某种疾病,因此网络上的人都在批评这个女孩子。女孩子受不了大众舆论的抨击,选择割腕自杀,而救了她的男人,正是制作大惩罚的幕后操纵者。
       妄言评论的人的确不够客观理智,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言论会给他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甚至伤害,但他们罪致死吗?也许是通过这么大规模的死亡,才能让活着的人意识到要管好自己的言论。不管是娱乐圈还是各种圈,务必搞清楚事情真相再发言,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发表评论,但是我们从来不知道这个评论会造成什么后果。
       你与恶龙搏斗时,要小心变成恶龙,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尼采

戴上厚重的面具,都是为了社交主页上的分数,评分已经与工作生活相融,它甚至是你的命运。

而女主,为了有钱住进“梦想之家”,想尽一切办法提高自己的分数。似乎是上天一个不经意的玩笑,她一路上弄巧成拙,评分越来越低,以致精神崩溃,被社会所遗弃。结局里,女主被抓进监狱,眼瞳的显示器被摘除,镜头才显示出了黑镜里那个真实的世界:致郁的冰冷色调。在这个世界里,女主看到了阔别已久的空气中的浮尘,它浑浊,但却真实。

结局的场景是全集中最具有启发性的,它开启了一个新世界,在这里,社交网络的依赖性被全然拔尽,没有信息,没有评分。你只能面对彼此的脸庞,独立地判断,独立地交流、情绪冲破面具,蕾茜的表情第一次生动而自然。

导演在这一集里,反复用到“重复”的手法。

人们的假笑;彼此之间的客套话;女主为网红女配当伴娘的婚礼致辞,在剧中数次出现。重复的话语套在不同的场景中,把女主的偏执感、社交生活与真实生活的极端两面性均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不知你有没有过重复地刷着朋友圈的行为,我是有过。单调地、无聊地、机械地刷着,不知道有什么内容吸引人,却不知疲觉地刷、点赞。每个人像是生活得很美好,闺蜜聚会上精致的下午茶和自拍、旅行途中的美妙风景、凭着一支YSL就可以检验的真爱。

我们重复地刷、重复地发、重复地点赞、重复地打造着自己理想的社交脸谱。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重复”,换了套服装跑进了《急转直下》的剧场里,登堂入室。

也许是太过相似,观众才会在影射下,显得有些焦虑而无助吧。

《战火英雄》

尽管第六集不管是选材、故事结构和叙述手法都非常赞,但第五集《战火英雄》才是我心目中,前六集的No.1。

它的胜出理由简单而粗暴:反乌托邦、反法西斯、反极权主义。

我想很多人内心都有那么一个坚定的信念所在,也许是你爱的某个人、也许是事业、也许是家庭、也许是宗教、也许是践行生活、也许是拯救人类......

它们之中,有些甚至听起来挺荒缪,像是末日狂想曲。有人不能理解、有人因此恶意诋毁,但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感受,我们在创造。人之所以为人,基于我们能思考、我们有自主意识。我们能感受,感受五官、身体带来的愉悦和痛苦;我们能创造,创造科技、文学、艺术;我们能体验,体验关于生活的力量,悲欢苦乐走一遭;我们能选择,选择做与不做,选择对与错,选择走或留,选择承担或逃离。我们尽管那么不同,却尝试着理解对方。这是我对于人活在世上的基本理解。

所以当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在1948那年和世人讲述了一个一九八四的极权世界时,震撼已不足以形容当时心情。《战火英雄》就是讲述这么一个未来世界的极权社会。这次,极权主义在高科技的伪装下,藏匿得更加隐蔽。稍不留神,你便粉身碎骨。升级版的老大哥不会看着你,他变成了Mass——一个终极军事武器,永久地植入了你的体内。这次,你无处可逃。

如果说《1984》中的极权政府是用不断的战争来转移民众对于社会物质需要的注意力的话,那么《战火英雄》的理由则更加使人胆战心惊:为了更有效率地杀敌、为了DNA优化。

而达不到DNA优化要求的人类,被称为“蟑螂”,被一次次地猎杀。Mass控制着你所看到的世界。
植入了Mass的男主,在第一次执行猎杀行动时,杀死了两个”蟑螂“。

这是他所看到的蟑螂,一头变异的怪物。

图片 1

而他眼中的”蟑螂“,和他、和其他人类并没有任何区别。

Mass控制了他的眼睛,他看到的世界压根不是真实的世界;Mass控制了他的感官,他闻不到血腥味、感受不到生命的涌动与逝去。当他被强制性地摘下Mass,回顾自己杀人的过程时,他看到了自己是如何残忍地杀害自己的同胞。

他们没有了狰狞的怪物面庞,绝望地央求他不要开枪。但他杀了他们,用短刀一遍遍地刺入无辜者的胸膛。

血好像流不尽,血腥的气息让他窒息,他们将死之至抽搐的身体和睁大的瞳孔变得如此清晰,在他的脑海里一次又一次地重演。这样的痛苦,让男主无法承受。

当权者为什么要让他感受这一幕呢?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男主最恐惧的事物是什么。自己亲手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过。这样的罪过如果通过人工在你脑海中时刻重播,时刻提醒你那些后知后觉的痛苦。

你承受得了吗?

你会怎样抉择?

当权者太明白了:恐惧,才是控制一个人思想的最佳途径。他可不要什么被动的服从者,假意地活在这个世界里。他要的是,男主代表的民众,从思想意识中对自我的绝对放弃,从而转换对当权者的绝对服从。

这,才是真正的控制。

Mass里的世界,是理想乌托邦,有着最甜美的梦境,有着你向往的幸福。服完兵役的男主回到家中,看到温暖的家园和娇美的妻子,留下了喜悦的泪水。但,通过摄影镜头,观众却只看到一个孤零零的人,独自望着荒凉的老屋。而那里,没有人迎接他。

男主作出了他的选择,活在一个虚构的乌托邦世界。被控制?没关系,只要感受不到那些锥心之痛就好了。他的思想、意识、自我、信念、记忆,消失殆尽。他的情感?你觉得还在吗?

人工制造的内在,令人不寒而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金田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老奇人高手论坛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