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发疯难再续,郭涛想喝的那碗梅菜疙瘩汤

作者:老奇人高手论坛

                                      文/杀手里昂Leon
       2006年,一部《疯狂的石头》成为当年国产电影的一匹票房黑马,为小成本电影开辟出了一条新路,中国电影观众也因此也记住了“宁浩”这个名字;2009年,一部《疯狂的赛车》又将“石头”的疯狂得以延续,宁浩也顺势成为继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之后第四位跻身于“亿元票房俱乐部”的内地导演。宁浩的前两部“疯狂”系列作品,均以黑色的幽默,多条线索的交叉叙事,凌厉的剪辑,动感的镜头等多种电影元素令观众为之疯狂痴迷。然而,一旦宁浩试图对于以往影片所建立起来的电影风格进行转变时, “宁氏”电影的疯狂便很难再续了。
在中国目前仍活跃拍片的所有电影导演中,宁浩是少数会讲故事的电影导演之一。而宁浩最擅长的讲故事的方式便是多条线索的交叉叙事。《疯狂的石头》中围绕着一块石头,延伸出三条人物叙事线索;而在《疯狂的赛车》中人物的叙事线索更是多达六条。这样一来,多条叙事线索相互交织,各色人物关系一并展开,各种情节线索齐头并进,最终多条人物线索汇聚成一流,这种多线交叉叙事所造成的误会矛盾,巧合冲突,极容易碰撞出强烈的戏剧火花,产生喜剧效果。
然而,《黄金大劫案》(以后简称《黄金》)并没有将宁浩之前所擅长的讲故事的能力发挥到淋漓尽致。在《黄金》中,宁浩摒弃了之前所惯用的多线性叙事,而是采用传统的单条线索进行叙事。这种叙事方式会使影片因单条人物线索而造成人物关系单薄,戏剧冲突乏力,影片的悬念设置和紧张气氛的渲染不够等缺陷,在一定程度上会削弱影片的喜剧效果,难以延续之前 “石头”和 “赛车”的疯狂。影片围绕着抢黄金这一条线索展开叙事,观众本应该看到的是以主人公小东北(雷佳音饰)为主的地下党是如何在重兵把守、铜墙铁壁的金库里将八顿黄金抢走的。这其中关于抢黄金的巧妙布局计划,实施作案的精巧过程,悬念的设置,各种矛盾的化解等等都是影片所要重点刻画和突出的地方。但是,导演却因为故事情节的平铺直叙和落入俗套而没有更深层次的挖掘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影片以小东北的疯爹(郭涛饰)和爱人茜茜(程媛媛饰)被日本人绑架为要挟作为抢黄金过程中的矛盾障碍,而不是在抢劫黄金的过程中如何巧妙布局冲破敌人的层层严密防范来推进故事情节的发展,未免有点落入俗套。而最后突然出现的那辆装甲车和装有王水的大卡车轻而易举的便将敌人的巢穴捣毁,则更是让之前所有的努力化为云烟,所有的悬念也都付之一炬。
当然,并不能说单线叙事就不能够制造出喜剧效果和紧张气氛,单线叙事依然可以制造悬念,营造紧张气氛,达到一定的戏剧效果。在这一点上,《黄金》完全可以参照2001年好莱坞的《十一罗汉》。两部影片在故事上有许多相似之处:一群人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聚集在一起,展开了一次完美的计划,最终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十一罗汉》也是运用的单线叙事,但是它却从影片的故事情节上去大做文章,通过层层的故事布局,精妙的情节编排,矛盾的巧妙化解,节奏的准确把握,将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化解得天衣无缝,可谓精心构思、妙趣横生,不禁令人拍案叫绝。
在影片的整体基调上,《黄金》并没有延续之前 “石头”和“赛车”彻头彻尾的疯狂,将疯狂进行到底。在影片的后半段,宁浩却给大家玩起了严肃,甚至将一种冰冷绝望的残酷展示给大家。小东北的疯爹为了将地下党从小日本的魔掌中救出而不幸中弹身亡;以满洲国影后芳蝶(陶虹饰)为首的地下党们在观众毫无预兆的前提下惨死于日军的乱枪之中;茜茜也在观众的一声叹息下遭到了小日本的暗算……宁浩以一种冰冷残酷的死亡来一反之前作品中黑色幽默般的疯狂。
然而在《黄金》中,我们也能从这种残酷冰冷中体会到一缕温情。影片在抢黄金的主线上还增加了两条感情线,导演这次对于亲情和爱情的初次涉猎倒也令人耳目一新。小东北和疯爹俩人的父子关系一开始并不是很融洽,影片通过对于疙瘩汤的铺垫,使之赋予情感内涵。在疯爹临终之前,一碗疙瘩汤便使俩人之间的亲情得到升华,更是赚取了观众的热泪。而对于小东北和茜茜之间的爱情关系,导演通过一个简单的道具——一把叉子折成的玫瑰花,作为两人之间的感情纽带。当影片最后茜茜中枪倒下,手里还拿着那只带血的玫瑰花的时候,观众不禁为影片中的爱情惋惜。
从宁浩近几年影片的投资情况来看,《疯狂的石头》投资为300万元,为小成本制作;《疯狂的赛车》投资为1000万元,属于中小成本制作;而此次的《黄金》在5000万元以上,属于中等制作影片。从演员阵容上来看,《黄金》这次几乎是启用新人作为影片的主角,新人在影片中挑起了大梁,而我们之前在宁浩电影中所熟悉的演员如黄渤、刘桦、郭涛、岳小军等人都为新人充当起了绿叶。这样一来,这5000万的电影投资花费在演员身上的比重则占少数,很大程度上影片的投资都花费在了电影的制作上。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影片中的场面规模能够看出。相比之前的两部作品,《黄金》中的场面和规模要远远大于前两部,片中有着多处战争爆破的场面,飞机轰炸,机枪混战等无疑为影片增加了许多亮点,使得影片看似更加的疯狂。然而,这般看似表面上的疯狂并不能弥补因故事的缺陷而造成的不足。
尽管昔日如 “石头”般的疯狂很难再续,但是凭借着宁浩多年来对于电影叙事和喜剧效果的出色掌握,《黄金》仍表现出了极强的喜剧效果,不管是对于当今流行时尚词语的解构还是情节设置上的巧妙编织,都尽显幽默本色。当然,每一位导演的作品都不可能千篇一律,风格上的一点转变也是情理之中的。就如历经了疯狂之后都需要静下心来平静下来一样,或许,这正是宁浩需要平静下来的时候。
                                                       (影评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文载于《安徽商报》20120504期B06版

看过《黄金大劫案》的观众大多都会被郭涛饰演的疯爹临死前与儿子的一段互动所感动,我也是。在这部以劫黄金为主题的电影中,父子情格外感人,个人感觉甚至超过爱情戏份,这是为何呢?宁浩这部电影中,其实充满太多隐喻。

影片的故事就如同宁浩本人所讲的“三岁孩子”都能看懂,这次宁浩选择了单线叙事,在不担心剧透的情况下为观众讲述了一个抗日救过的故事。小混混为了钱而与救国会合作去劫日本鬼子的黄金,不时出来傀儡警察与土匪打打酱油,非常容易理解。制作上也属精良,街道被轰炸、酒会枪火乱战已经显示出宁浩在拍摄动作场面方面的能力要强于国内许多导演。

虽然《黄金大劫案》确实会令人想起昆汀•塔伦蒂诺的《无耻混蛋》以及周星驰《功夫》,但宁浩个人所表达的思想却与这两部电影并不相同。

就如同电影的Slogan——“大悲大喜大宣泄”,《黄金大劫案》对于宁浩来说是一个大宣泄。

这里就要说到郭涛饰演的疯爹了。为了保持喜剧色彩,这个爹被设置为是个半疯,时而清醒时而疯癫,但是对儿子绝对体贴入微:儿子被抢,他来救人;儿子有钱了之后想吃饺子,但他会记得儿子之前说的是疙瘩汤;儿子因为不交房租被赶出房子,他还想着在雨中为儿子在头顶加一个垃圾桶盖以避雨;儿子危在旦夕,他牺牲自己挺身相救。。。。而且一直以“遗留义和团成员”的身份自居的他,还以儿子参加救国会而骄傲(虽然坏了好事),“父爱”这个词在片中显露无疑。

为何这个父亲如此伟大?宁浩为何要着力刻画这个角色?我总觉得这个“父亲”就是现实中的某个人,帮助宁浩一步一步的成长,不管在什么时候,他都是挺宁浩的,而临死前那碗酸菜疙瘩汤,可能就是《无人区》。

疯爹可能在义和团大行其道时风光过一阵子,但之后便疯癫没落,这就好像宁浩的《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不得不说是中国电影界的神话(这应该是“大喜”)。而《无人区》的被禁则更像小东北的爹的疯掉,宁浩从此沉寂。

此间有个小插曲:2010年3月,坊传《无人区》被解禁,但几周后此片再次遭禁。这很像疯爹在救国会被日本兵围困时的惊人举动,大家惊叹“原来他可以的”,但父亲的中枪身亡与黄金被日本人占有,似乎又预示着《无人区》的再次遭禁,这是大悲。

而当小东北最终的觉悟又好像宁浩开拍《黄金大劫案》,一个30年代的故事自然会安全稳当,救国救民的故事谁都喜欢,而一个小人物的成长对于观众又容易接受,所以,这一悟,就悟出了《黄金大劫案》。

说了这么多爹,说说郭涛吧。不得不说看到郭涛就会想起《疯狂的石头》,与演技无关,纯是关于“石头”的怀念。这次郭涛大胆的牺牲形象饰演《黄金大劫案》中的疯爹,可以为他的电影生涯画上浓重的一笔。“石头”之后,郭涛那种城市小男人的形象深入人心,《万有引力》、《高兴》、《爱情维修站》都以这种角色为出发点,而“疯爹”这个角色则告诉人们郭涛不会仅仅限制于城市小男人的角色,就像疯爹一般,他懂得牺牲,当然,人家深埋的是吸引人的演技。

在疯爹的最后一场戏中,疯爹面对死亡的坦然令观众肃然起敬,放到嘴边的酸菜疙瘩汤最终也没吃到,因为“漏了”,这句台词令许多观众感到心酸,而雷佳音也在郭涛的带领下奉献了整部影片最精彩的表演。其实,我也想吃那碗只有很少人吃过的“酸菜疙瘩汤”。

本文由老奇人高手论坛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